灌溉梦想,记录脚步
« »
2010 年 10 月 25 日生活琐记

矿难与河南

有个国家的矿工下班不是叫做下班,叫生还。

这月16日的禹州矿难,遇难者已有32人,除了网易和南方周末这些还能称之为传媒的媒体报道外,其它少的可怜,不过官媒的通稿倒有许多,大抵为政策辩护,比如这篇

忽然觉得,在抵制日货面前,同胞的生命已经不重要了。

智利铜矿,33人成功获救,令国人惊异的是,矿工们居然没有感谢党、感谢国家,也没有庆功会与表彰会。

同样是灾难,这让我想起07年夏天的陕县729矿难,这个原本是悲剧的事件,在69人生还后就变成喜剧了。我记得很清楚,河南电视台为此做了个专题循环播出,从上午到下午,索性又把黄金时段的电视剧也撤掉,继续播,又怕下班晚的人看不到,半夜也播,又怕只在早上看电视的人看不到,继续播。大抵是说领导都太英明了、都太爱公民了,政策是千方百计为公民好,生命在中国是高于一切的。

我之所以记得很清,因我一直认为,重复是最无耻的卖弄,没想到,更无耻的是他们居然用鲜淋淋的生命去卖弄。现在还能看到官媒大河网的专题,这是大河网唯一有的矿难专题,不怕刺眼的,可以去看看他们表演喜剧那副嘴脸。不过,现在,就是现在,你是在这个网站首页找不到刚发生的禹州矿难任何信息的。

总之,公民的权利和生命是可以被作为表演材料随便使用的。

对于生命,数字就是个谜,瞒报已经成为本能。对待矿难,他们好像已经成为习惯,当然就会有习惯的处理方法,发生时,数不清的千方百计,数不清的情绪稳定,之后撤掉几个倒霉蛋,平息下众怒,至于这些倒霉蛋的去向是不会有人监督的,所以就有段春霞等等。

至于有些人责怪矿工家属情绪过于稳定,不去维权,这有点不应该了,难道他们的亲人不亲么!去维权的大抵是要不到安抚费的,所以可以设想,能冒死去挖矿的工人,他们家里哪来的资本去维权。

3月15日新密东兴煤矿,25人遇难;3月31日洛阳伊川煤业,48人遇难,6月21日平顶山兴东二矿,47人遇难,再到如今禹州平禹煤电,已经遇难32人,显然矿难已经成为这个国家辉煌GDP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我不敢去揣测造成这种状况的原因,不过我清楚造成这种状况的根源,公民生命在这个国家不值一提,更何况公民权利。

所以,这个矿难过去了,他们会做的也只是等待下个矿难发生。

日志信息 »

该日志于2010-10-25 22:51由 kevin 发表在生活琐记分类下, 你可以发表评论。除了可以将这个日志以保留源地址及作者的情况下引用到你的网站或博客,还可以通过RSS 2.0订阅这个日志的所有评论。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