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溉梦想,记录脚步
« »
2009 年 06 月 12 日生活琐记

网络社会的五个神话

  神话1:我拥有我的数据
  当我上传数据到社会网络的时候,谁拥有这些数据?当然是你自己,社会网络都会这样说,但事实并不这样。Plaxo Inc 的首席架构师 Joseph Smarr 说,我们在分享信息的时候,是有风险的,不管我是否拥有这些数据,可以肯定的是,我们无法控制这些数据的使用。
  你向社会网络站点上传照片的同时,也失去了对它的控制,任何人可以将照片存为己有并做成标靶掷飞镖玩,你也不要指望可以删除这些照片,最近的一项研究表明,尽管你可以从 Facebook 的服务器删除自己的照片,但这些被删除的数据照样会在 CDN 网络中保存至少一个月。
  神话2:我能控制自己的隐私
  Joseph Smarr 提到对自己的数据要当心,然而,谈到隐私,事情变得更糟,尽管我们有很多办法保护我们的数据,但在社会网络中,隐私是不存在的,甚至压根不该指望,在一个公共网络中广播自己私人生活的时候,是没有隐私可言的。
  神话3:社会网络是民|主的
  Facebook 最近出于媒体的压力而允许其用户投票选择更好的用户条款协议,这看上去是民|主之举,然而事实并非如此,Facebook 只不过是拿出两套差不多的条款做做姿态罢了。Friendster 的创始人 Jonathan Abrams 认为,社会网络也是盈利公司,他们没有真正的民|主,也不必指望他们那样。
  而 Facebook 也承认这一点,Facebook 发言人 Barry Schnitt 告诉 Internet Evolution,人们批评这不是真的民主,确实不是,我们是个营利性公司。
  神话4:社会媒体崇尚扁平等级
  人们喜欢这样,突然间,因为社会网络,你和 CEO成了朋友,他甚至给你留言,然而不管他/她显得多么平易,等级是不会改变的,甚至,因为你让你的老板过多了解了你的个人生活,下一次裁员的时候,你得小心一些了,不管你们在线上是多么好的朋友。
  神话5:社会网络将影响真实的社会
  人们以为,数十亿人在 Web 上有组织地活动会带来社会变革,在某些时候,确实会,Abrams 说,比如奥巴马竞选中对社会网络的利用。
  但更多时候,社会网络爱莫能助,如果你看过 Facebook 上的 Causes 项目(一个试图通过社会媒体影响社会问题和政|治的第三方服务),或加入某个圈子谈论某些社会问题,就会发现改变任何东西都既需要技术,又需要热情,在这样一些圈子里清谈国事仅仅是万里长征第一步。

日志信息 »

该日志于2009-06-12 09:35由 admin 发表在生活琐记分类下, 你可以发表评论。除了可以将这个日志以保留源地址及作者的情况下引用到你的网站或博客,还可以通过RSS 2.0订阅这个日志的所有评论。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