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溉梦想,记录脚步
« »
2010 年 07 月 09 日现代诗

命运

  海月深深
  我窒息于湛蓝的乡愁里
  雏菊有一种梦中的白
  而塞外
  正芳草离离
  
  我原该在山坡上放羊
  我爱的男儿骑着马来时
  会看家我的红裙飘扬
  飘扬 今夜扬起的是
  欧洲的雾
  我迷失在灰暗的巷弄里
  而塞外
  芳草正离离
  
—-1966
  
  没有彩色照片,照不出我的红裙子
  
—-<命运>悟读
  
  
  我是一个骑在马背上的少女.
  我爱的那个叫巴特尔或是巴彦布的男儿没来的时候,我就绝不下马.
  他来了,跨下的优骏漫卷前蹄,在极远的地方,在梦的边缘,一声连一声喊着”穆伦”,喊着我纯正的蒙古名字.
  一会儿,他就将我拥入怀
  一会儿,他就会吻我的爱心
  可惜没有彩色照片,照不出我的红裙子.可惜没有一条强劲的纤绳,把我在水里的梦拖到岸上,拖进夜夜入梦的塞外草原.
  这个乡愁的梦是在通往欧洲的船上做的.
  此刻,我在梦里,还是在水里,海月深深,星海深深,波涛在心之外的某个地方拍打船炫.
  我与故乡的距离,不是通向心的距离,心与故乡是那样的远长啊,甚至比这条通向灰暗的欧洲雾的巷弄还要长啊.
  今夜,我在雾里
  而塞外,花香正浓,芳草正绿.

日志信息 »

该日志于2010-07-09 10:03由 kevin 发表在现代诗分类下, 你可以发表评论。除了可以将这个日志以保留源地址及作者的情况下引用到你的网站或博客,还可以通过RSS 2.0订阅这个日志的所有评论。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