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溉梦想,记录脚步
« »
2010 年 08 月 26 日现代诗

七里香

  溪水急着要流向海洋
  浪潮却渴望重回土地
  
  在绿树白花的篱前
  曾那样地轻易挥手道别
  
  而沧桑的二十年后
  我们的魂魄却夜夜归来
  微风拂过时
  便化作满园的郁香
  
—-1979.8
    
  盈袖的暗香
  
—-〈七里香〉悟读

  这是一种落花的名字。
  自然的门槛之外,一朵无色的忆念之花自二十年前的顶端悄然飘落下来,掩入今夜梦的门扉:
  那是一个春天,那是一个正午,阳光朴素地挥洒开来,绿树白花宜景不宜情,一道说不出厚度的篱笆墙隔开了两个怀春正浓的人。
  悄悄地道一声离别 花就落了
  轻轻地挥一挥手 二十年就过去了
  这是一道隐形的伤疤。
  这是一种无法诉诸与语言的疼痛。如果说出口,她丈夫会不高兴的。
  这只能是一种盈袖的暗香,每每微风拂过,夜凉袭来,双手袖起的刹那,这种伊人的温情便会沁人心脾,由动情转而动心。
  最有魅力的情感缘于一种深邃的平静,平静是智慧的家园,在成熟化的皮肤保护下,一种深思熟虑的血液在体内进行无阻的周天运行。象大海深处的涌动,理性的表层之下,有一颗情感极端躁动的心脏。
  已婚的女人一旦再度念及初恋,即使是失败的初恋,也如因酗酒而戒酒的人重新开戒一样,自然而然得增加了酒量。
  如此爱惜和珍护记忆深处的情感,在现代诗人中恐怕是绝少的。
  七里香飘落的姿势持久了二十年,
  这纯粹是一种落花的名字。

日志信息 »

该日志于2010-08-26 17:26由 kevin 发表在现代诗分类下, 你可以发表评论。除了可以将这个日志以保留源地址及作者的情况下引用到你的网站或博客,还可以通过RSS 2.0订阅这个日志的所有评论。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