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溉梦想,记录脚步
« »
2010 年 08 月 23 日现代诗

铜版画

  若夏日能重回山间
  若上苍容许我们再一次的相见
  那么让羊齿的叶子再绿 再绿
  让溪水奔放 年华再如玉
  
  那时什么都还不曾发生
  什么都还没有征兆
  遥远的清晨是一张着墨不多的素描
  你从灰蒙拥挤的人群中出现
  投我以羞怯的微笑
  
  若我早知就此无法把你忘记
  我将不在大意 我要尽力镂刻
  那个初识的古老的夏日
  深沉而缓慢 刻出一张
  繁复精致的铜版
  每一划刻痕我都将珍惜
  若我早知就此终生都无法忘记
  
—-1978
  
  
  
  
  忆念中的河流
  
—-<铜版画>悟读
  
  水声潺潺一定是河在流动
  河在哪里呢
  
  入睡之前,总是这种奇异的声音,从左耳注入右耳,使官能的贝壳全都膨胀起来,令忆念顺水漂流.
  在水中,某些不曾发生的事情就开始发生了,某些事情,开始之前没有征兆,就已经达到高潮了。
  
  梦境,是如此美好,是无域无疆的乐土,是你所有的向往而力所不及的地方,在所有的必经之路上,开满了鲜花,爱念以及那张温柔的从灰蒙拥挤的人群中出现的投你以羞怯微笑的脸孔,使你把持不定,使你跃跃欲试.
  渴望再真实地抚摸一次,手却怎么也抬不起来
  渴望再度越雷池,脚却怎么也迈不过去
  在你恨自己,甚至想撕裂自己的时候
  这水声一下子就消失
  你无比清醒地站在忆念的岸上.
  
  子在川上曰的尚在耳畔,子在川上未曰的就顺流漂走了

日志信息 »

该日志于2010-08-23 16:07由 kevin 发表在现代诗分类下, 你可以发表评论。除了可以将这个日志以保留源地址及作者的情况下引用到你的网站或博客,还可以通过RSS 2.0订阅这个日志的所有评论。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