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溉梦想,记录脚步
« »
2010 年 12 月 24 日现代诗

古相思曲

  在那样古老的岁月里
  也曾有过同样的故事
  那弹箜篌的女子也是十六岁吗
  还是说 今夜的我
  就是那个女子
  就是几千年来弹着箜篌等待着的
  那一个温柔谦卑的灵魂
  就是在莺花浪漫时蹉跎着哭泣着的
  那同一个人
  
  那么 就算我流泪了也别笑我软弱
  多少个朝代的女子唱着同样的歌
  在开满了玉兰的树下曾有过
  多少次的离别
  而在这温暖的春夜里啊
  有多少美丽的声音曾唱过古相思曲
  
  
  相思无曲亦无语
  
   —-<古相思曲>悟读
  
  
  在地球上的一个城市,在城市的一条街道,在街道尽头后不尽头的一座院子里,在院子最里面角落的一个二楼房间,一架箜篌空旷地坐落在屋子中央.
  一个发育很好的少女痴痴地坐在床头,她没有弹响那架古玩般的乐器,或许她决心再也不弹了。
  透过半掩的窗子,她望着星空,似乎已目空一切,似乎竭力细数,我们这颗转动着的小小的地球,此刻有多少十六岁的女子落泪神伤.
  
  我是晚上读到这首诗的,是很晚的夜里,很柔的灯下,首先想的是,她为什么用这样的题目,而且虽然是几经变化之后才无奈应付的,想了很久,对待这份心情,这是一个最恰当的题
  目.
  每个人都有软弱的时候,但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无私的袒露出来,坦诚,需要足够的勇气和爱心。
  
  在诗里没有时钟报时,明天和昨天混在一起,空间和时间混在一起,女人的本能力量彻头彻尾包裹了她,使她既不成歌,也不成寐.
  该发生的一切没有发生,该进行的一切没有进行,此刻,她仅能以如兰的声音对我们轻轻相诉:
  
  就算我流泪了也别笑我软弱
  多少朝代的女子唱着同样的歌
  在开满了玉兰的树下曾有过
  多少次的离别
  而在这温暖的春夜里啊
  有多少美丽的声音曾唱过古相思曲

日志信息 »

该日志于2010-12-24 18:40由 kevin 发表在现代诗分类下, 你可以发表评论。除了可以将这个日志以保留源地址及作者的情况下引用到你的网站或博客,还可以通过RSS 2.0订阅这个日志的所有评论。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