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溉梦想,记录脚步
« »
2010 年 12 月 24 日现代诗

一千零一夜

  开始的时候并没有想到会是这样
  不过 到了最后 一千个女人
  只好微笑地假装满足于一千只镯子
  
  在反过来忽然推翻一切的那一夜
  总是同样的故事
  (最后,他说:
  “戴着吧,这样可以常常想起我。”
  
  果然是这样
  在长长的午后她戴着镯子
  穿过寂寞的城市
  而城里一千个女人想着
  同样的开始和结局 下了一些雨
  她把手微微举起整理湿润的头发
  
  暮色里 美丽的独一无二的镯子
  就在一千个女人的腕上微微闪耀
  
  
  总为多情话辛酸
     
  
  这是一支哀歌。这是一支有关镯子的哀歌。
  淡淡的哀愁,浓浓的辛酸。为世上所有的女人,为她们的善良,也为她们的痴情。
  
  总也是这只镯子。叫无数的女人空生想念、空上寄托。并最终使她们寂寞地戴着它,在大街上来来去去。默默地生活,默默地爱着那些早已遗忘了她们的男人。
  总也是这只镯子。让那些薄情的男人轻易地忘去了自己的誓言,却让他们的女人伤心,让让他们的女人流泪,让他们的女人相思相怨,让他们的女人懊悔不已。
  总也是这只镯子。空中的风筝,线断了,心中的憧憬,云散了。
  总也是这只镯子。叫天下女人的梦都是泪汪汪的,叫天下女人的心好苦好苦吆。
  总也是这只镯子。总也是不能连这只镯子都没有了吧。这是女人的悲哀。一场风暴后的一支镯子,一派巧盐花语之后的一支镯子。最后,什么都走了,留下来的,只有女人和这只镯子。
  有一千只镯子,就有一千个男人的罪孽。
  总也是这只镯子,这只镯子,这只镯子啊!
  
  这是一支哀歌。这是一支有关镯子的哀歌。
  这淡淡的哀愁,这浓浓的辛酸,是一把伞,让所有走到伞下的人一道哀伤,一道忧愁。

日志信息 »

该日志于2010-12-24 18:42由 kevin 发表在现代诗分类下, 你可以发表评论。除了可以将这个日志以保留源地址及作者的情况下引用到你的网站或博客,还可以通过RSS 2.0订阅这个日志的所有评论。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